2015/8/23

小小孩被動手了怎麼辦?

有媽媽問到,自己兩歲半的孩子被打/被咬了,該怎麼回應孩子比較好?

邀請大家想想自己的經驗
回想自己是否曾經有過,受委屈,或是被欺負的經驗,那個時候,你會希望被怎麼對待呢?
1.有人幫你討回公道
2.有人聽你訴苦
3.有人幫你想辦法
4.有人逼你去面對
5.有人給你建議
6.其它

我想起自己小時候,回家跟大人告狀,在外面被欺負了,不但沒有討到愛,還被指責,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,才會被欺負。我當時委屈的流下眼淚,(是的,我是愛哭鬼),後來長大才知道,那叫二次傷害,或是在傷口上灑鹽。

如果那時候有人跟我說
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「是誰?他們做了什麼?」「你做了什麼?
「然後呢?後來呢?結果呢?
「你有什麼感覺?
「你覺得他們欺負你是不是?
「我猜,你不喜歡他們那樣對待你是不是?

我想我一定還是會哭,但是那是被同理,被了解的眼淚。
我的情緒可以安心的流動,而不是卡住,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問題。

如果是我,我會先猜孩子的情緒和感受
「我看到你被咬了」「這裏很痛是不是?(指著或是去碰孩子被咬的地方)
再來陪伴孩子面對情緒,並尊重孩子處理情緒的方式。
「需要我抱抱安慰你嗎?」「還是你想要先哭一下?
「你可以好好的哭一下,等你哭完再說」「我在旁邊保護你」

等孩子冷靜下來了,再來談可以做什麼
「你哭完了嗎?」「有好一點了嗎?
「你想不想要去跟他說,不可以咬我」

如果孩子願意,我會陪孩子去跟對方說
「我不喜歡你咬我」「你可以跟我用說的」
(照顧者說一句,引導孩子複述)
如果孩子還不會講話,我會當代言人,幫孩子說。
如果孩子已經會講,我會問孩子想要自己說,還是我幫他說。

當然,也要是對方的孩子準備好的時候再說。
咬人/動手的孩子,可能被自己的舉動嚇到了,或是害怕被罵,可能也被自己的情緒淹沒了。

孩子有情緒的時候,先不要談,等到彼此都冷靜下來了再說。


大樹在親子團或是講座活動時,經常處理這些狀況,歡迎大家來參加大樹的活動,有機會可以看到現場版的處理方式。

更多討論,歡迎加入大樹叔叔到府育兒諮詢社團


2015/8/10

自卑情節(摘自阿德勒《自卑與超越》第三章)

自卑感的表達方式有數千種。下面這個故事也許能說明這一點。

有三個小孩,他們頭一次去動物園。當他們站在獅子籠的面前時,
一個孩子躲到媽媽的身後說:“我要回家。”
另外一個孩子臉色蒼白、全身發抖地站在原地,說:“我一點都不怕。
”第三個孩子惡狠狠地瞪著獅子,問他媽媽:“我可以對牠吐口水嗎?”
這三個孩子實際上都怕,但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,以自己的方法表達了這種感覺。  

我們都有某種程度的自卑感,因為我們處於自己想改善的處境中。
如果保持勇氣,我們就能以直接、現實、有效的唯一途徑——改善處境——來擺脫這種自卑感。
沒有人能長期忍著自卑感,他必會被甩入一種要求某種行動的緊張狀態之中。

但假使一個人氣餒了,他看不到腳踏實地的努力能改善處境,那他依然承受不了自卑感,他依然會設法擺脫它,只是他採取的方法對他無所裨益。他的目標仍然是“不為困難所動”,但他不設法克服阻礙,而力圖勸服甚至強迫自己採取一種優越感。
而在此同時,他的自卑感會更加強烈,因為其產生情境絲毫未變。
因為根本原因依然存在,他採取的每一步都讓他更加自我欺騙,他的所有問題也會更加迫切地迫使他去解決。

如果只看其行為而不予以理解,我們會認為他沒有目標。他給我們的印象,並沒有像所想的那樣去改善其處境。
但是,我們一旦看到他們像其他任何人一樣,努力使自己有一種充實感,但卻放棄任何改變其處境的希望,他的所有行為就都有意義了。
如果他覺得軟弱,他會創造使自己覺得強壯的情境。
他不是把自己訓練得更為強壯,更為能幹,而是訓練自己在自己的眼中“顯得”更強壯。
他努力地欺騙自己,但只會獲得部分成功。
如果他自覺不能勝任工作,他會在家里當一個暴君,企圖以此來安慰自己,證明自己是重要人物。不管他怎樣用這種方式來欺騙自己,
真正的自卑感依然存在。它們依然是同樣的昔日情境促發同樣的昔日自卑感。
它們會形成他心理結構中的一股永不消失的暗流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稱之為自卑情節。

2015/6/20

孩子吃手怎麼辦?用三明治式引導法(繪本推薦)

常有家長問我,孩子吃手,該怎麼辦?
我會笑笑對孩子說:「好吃嗎?
有的孩子會默默把手放下,對著我笑。

2015/6/14

2015/6/13

第一次打小小孩就上手(小小孩打人咬人怎麼辦?)

經常有家長問我,小小孩打人咬人該怎麼辦?

有人說:「我們家沒有人會打人啊!小孩到底是跟誰學的啊?
有的家長會跟小小孩講理,小小孩還是繼續動手,講也講不聽。
(說真的,小孩只會覺得你的表情很有趣!)